放开子休的鲲!

右侧绿毛宣誓鹊鹊主权 鱼药,谢谢
鱼药我第二大本命√
猫哥是我真爱!(*/ω\*)【不并不是我cp(´•ω•`๑)

儿童简笔画……
嗯虽然没有实际东西但也许需要注意背后……?
总之别惹小炼金hhhhhh

儿童简笔画………………
在学校画的【于是只知道我周和我鹊的衣服了xxxx
身患懒癌与拖延癌的我,不在(由于各种原因而延后的)返校前是不会准备发的(*°∀°)=3【自豪啥x

涉及cp(其实都是鱼药向x)(而且其实内容里很愉快的拆了xxx):
      梦里有毒组
      喜结莲鲤组
      云端大漠金灿灿组
(单)个(身)人(狗):
     (划掉) 圣斗士鹊(划掉)博士鹊
@放开我家的鹊!

我们两家有筑梦啦!!! @放开我家的鹊! 【两个深夜打了鸡血的人xx
这位家里没有蜃楼_(:з」∠)_…………于是愉快的把团宠小炼金抱给了筑梦√【博士鹊:我还在这哪我不要面子的吗我可还单着哪???
【tag私心
【反正我俩吃鱼药我俩家的周和鹊也在一起了哼唧_(:з」∠)_
讲个好玩的,我俩第一回这位没来得及点筑梦的皮肤,结果小炼金看着幻梦大哥一件喵喵喵x
第二次我忘开全部结果导致小炼金一个人自嗨了接近一整局xxxx

【鱼药】信任

【鱼药】信任
*是时候,为爱发电了…………←一只咸到僵硬的鱼如此说道
*天呐这是什么,我填坑了……
*我怕是掉进了省略号和分段里……
*虽然我吃鱼药但我不保证写出来的会是什么鬼东西x
*幼鹊怎么这么可爱但我居然写不出哪怕十万分之一

    暴雨。
    逃亡中的青年被追上,终于无力抵抗,被抛入深抗。
    污浊的雨水混着泥沙将他掩埋,这几近昏迷的人饱含着仇恨: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无法分辨的话语,庄周于这梦中醒来。迷茫与不真实感,无由来的悲伤。接收到的是……野心与恶意将假面蚕食,肆虐着爆发,于面前展露,震惊,无法相信,满心的信赖都被碾于脚底。那个看不见脸的青年,谁?那是过去,或未来吗。他梦见了……等等,什么?……忘了。谁?……欺骗?
    这里是稷下,在院落里的石凳,贤者又一次离开了梦境。他睁开双眼,缓缓地,又闭上,迷茫的鎏金中映出石桌反射的光亮。醒了吧,也许。
    暴雨冲刷地面的声响被遗忘,只见阳光正好,躲于树荫下的鲲最先注意到他的清醒,默默摆了摆尾,可怜的是并没有被注意到。庄周的视线自从桌面离开后,就一直落在了对面的,就着阳光翻看古医书的小少年身上。醒来后就看见这孩子在身边,的确是件令人愉悦的事。
    “阿缓,什么人,是可以完全信任的?”
    声音低哑,贤者这才意识到喉咙里发干,看那孩子身前放着已喝了半杯的茶,勾起唇角笑笑,便直接拿来润喉了。稍微,有点期待这孩子的反应,两个都是。
    那孩子听见这问题,也没怎么想,直接脱口而出:“师父。”时时挂在脸上的温和的笑容也变得更加柔软。
    ………
    这可还真是……庄周无奈的笑笑。师父,怎么又是师父,这孩子对他师父依恋的啊,他这堂堂稷下贤者都要起嫉妒之心了。
    小少年什么都没意识到,但很快反应过来另一件事。
    “贤者大人醒啦。”
    笑容变得明媚,那孩子开心的抬起头。刚好看着庄周把喝空了的茶杯摆回他面前……不,没空,还留着浅浅的一小层,大概半口不到。
    ……等等,这是不是说明,刚刚,贤者大人,是用的缓的茶杯?!?
    虽然秦缓觉得他应该觉得没什么问题,可就是控制不住的,面上烧了起来,就是感到一种,不好意思。庄周看这孩子就跟突然被蒸熟了似的,一阵愉悦感就冒了出来,刚刚一瞬的不爽也都消失殆尽。
    “贤者,贤者大人要是渴了,让缓再去沏一杯就是……”
    小少年红着脸,偏开头,连那茶杯都不好意思去看。
    “这里可是还有呢,怎么,这茶阿缓能喝,周就不能了?”
    庄大贤者揣着副无辜的腔调,明明就是故意在调笑,可是再加上这问法,完全无法反驳。
    这之后,庄周又突然正色道:“那阿缓认为,什么人是值得一信的。”
    秦缓闻言,也压下了刚刚的悸动,立即答道:“缓以为……许多人都是可信的,人心本善。”憋了许久,满脸纠结,“缓走过的村庄。人们都纯朴友善,可以信任。”
    小少年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,却见平淡的、同样认真的贤者大人突然一声长叹,语气里满是忧伤与不满:
    “怎么,还是没有周啊……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这里是稷下,在院落里的石凳,名为秦缓的少年突然变成了蒸熟的蟹。
    蒸蟹的人就在对面。刚看着发红的蟹挣扎着把自己变回了青的,就开心的添了把火,得,火势够大,直接熟了。
    这下,秦缓小少年完完全全不好意思抬头去看对面那个恶劣的贤者了,几乎是半张脸都埋进了围巾里。平静了好久,才红着脸把话说了出来:“子休哥哥,当然是,缓最信任的……”如果有什么比蒸蟹更红,那一定是秦缓。
    庄周轻笑出声,伸出手揉揉小少年脑袋。
    “阿缓不是还要看书吗?周可要再去睡会儿了。”书都要掉了哟。
    小少年默默把自己从围巾里翻出来,看贤者又自顾自的沉入梦境,周身不自觉飘起了蝶,良久,才意识到——
    这个,这个,就是在,逗缓的吧?!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“‘人皆可信’吗……阿缓。”
    这只是梦境,他储存记忆的梦境,他是有权更改内容,可那并无意义。
    “你可再不这般认为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“阿缓,什么人,是可以完全信任的?”
    同那日一样,阳光正好,从繁茂的、交错的枝叶间撒下。扁鹊和他乘坐在鲲背上,而鲲在后山的树林中。
    完全没有意识到的,已经问出了这话,但也马上彻底的清醒,对刚才一说出口的话感到后悔。微微抿唇,垂着眼,伸手在鲲背上抚过,温凉的触感带来些许安慰,无论是心中突然泛起的苦意还是别的什么。
    虽然他是睡着了,可枕在他肩上的扁鹊并没有,仅是在闭目养神罢了——鲲游动的幅度,当然还有身旁这人平静温和的气息,很容易让人放松。
    于是他很快得到回答:“永不开口之人。”
    平淡的语气,不,不如说是冷漠。
    会发生的事总会变成“发生过”,哪怕已得到预警,他最初的梦境便是“未来”的宣告,已发生过了的,改变了、摧毁了某些事物的“未来”。
    不管怎么说,庄周并不喜欢现在的场景,所以要改变,目前这能改变的未来。
    于是。庄周伸手将身旁的扁鹊抱入怀中,双手搂在腰前,药草的苦气也顿时浓郁起来。扁鹊也没表示不满,顺势在肩膀上找了个躺着更舒服的位置。
    低头,凑到扁鹊耳边:“怎么过了这么久……还是不包括周呢?”
    秦缓突然觉得脸上滚烫滚烫的,强行将其归类为耳朵被吹热气的生理反应,但还是忍不住将头偏向一边。
    心率过快……秦缓顿了顿,终于能够说出一句话。
    “你的就是缓的…缓的也就是你的,还什么信不信的。”
    虽然秦缓自个觉得这语调相当平静并无波澜,不过显然并没有。
    庄周忍不住轻笑。
    扁鹊:缓承认缓就是害羞了怎么着吧?!?
    庄周收紧了怀抱,低头埋在扁鹊颈侧。他突然就困了。当然是选择抱着他的小医生睡一觉。
    “好,周的,就是阿缓的。阿缓,周困了……”声音闷闷的,带着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意思。“阿缓也睡……”明显话没说完,人已经掉到梦里去了。
    ……缓这心跳得这么快你让缓怎么睡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医生最后当然是睡着了啊w
鲲:主人你狗粮喂的很开心啊……【冷漠【kuāng jī 把人甩树上【不是x
他已经成功了……【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这啥?????
感谢你能忍受住我惨淡的文笔看完它,谢谢【比心

【鱼药】晚餐是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死命就是发不出来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我做错了什么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#后排艾特猫哥  @放开我家的鹊!  _(:з」∠)_